以下内容均为交流群真实沟通分享,如想学习更多儿童心理学内容
请关注公众号:PNKDU儿童心理
进入500人交流群,每周免费直播答疑

提问群友:Penny老师特别期盼您的课程早点开始,希望赶紧被疗愈一下。这段时间我还是特别的焦虑。我已经把孩子写作业这个事情完全交付出去了,这周我不过问和他学习有关的事情,自己状态感觉还不错。但是今天我陪他写了会儿数学作业,结果我又烦躁了。原因是,他写的很慢,我觉得很简单很快可以写完的东西他一道题也要磨蹭五分钟十分钟或者更久。每一次我们都在争吵中结束写作业,以我的妥协放弃。下午孩子有一节他特别喜欢的课外班,因为他写作业太磨蹭了,我把今天他下午的课外班也停了,让他在家完成作业。这个时候我是非常难过的,以往的模式是,这时候我开始否定怀疑自己进而说些伤害他的话,我今天选择离开他自己冷静会儿。但是我说的是让他自己写,我出去冷静冷静。在我冷静时他也没有写作业,自己玩儿上了。

Penny: 看来您跟孩子共同有了一段不愉快的体验。

提问群友:我和孩子一起的时候非常想说一些丧气的话,还想骂他,甚至又想打他,但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情您对我的提醒,我今天在爆点时选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我在离开的时候仍然有一只耳朵是听着他的动静的。其他提问群友:我和我家孩子也这样有1年左右了。结果就是孩子更不想学习。

Penny:你带着期待离开,期待你的孩子有所不同对吗?

提问群友:是我甚至希望我冷静好以后他自己就写完了。但每次,现实和理想都相差甚远。甚远啊。

Penny:你说你不问的时候感觉不错,但是一起做了个作业你又烦躁了。孩子平时的作业交付给谁了?平时是怎样的?

提问群友:孩子平时放学有个小饭桌带着写作业吃饭 ,老人负责接送。

Penny:嗯,所以平时孩子是可以完成自己的作业的,你不用怎么操心对吗?提问群友: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行或者在我使劲的督促下才可以完成 ,每次都不太顺利。

Penny:跟小饭桌一起可以,跟你一起就不太顺利,这让你有什么感受?

提问群友:我不确定他是自己完成的还是在小饭桌那里也是老师提醒催促才写完的。

Penny:你对孩子的期待是独立完成,不需要有人提醒,是吗?我记得你的孩子6岁多吧?一年级?提问群友:我是这样想的他可以在提醒下独立完成

Penny: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你似乎还想让他做的快做的好。

提问群友:起初我用了很多书里方法鼓励他减少提醒的次数只是在他走神的时候叫他一下或者点一下题目,但渐渐的这招不管用了。因为我可能期待比较高,他停顿的时间一长我就着急,为此我还给他减少了很多的额外作业。难度也是在他年纪范围内的,没有再刻意拔高。

Penny:你希望他做作业独立自主,不走神,一气喝成,是吗?为什么一停顿你就急了?停顿意味着什么?

提问群友:我希望最终是这样的,我也很希望能有时间陪着他一起出去玩,或者他如果把作业都完成我希望我们一起的时间就是开开心心享受亲子时光,但没有一次!停顿意味着他比同龄孩子差很远,他不会,他还走神不努力

Penny:他跟别的孩子差很远了会怎样?他就变成了不优秀的孩子,你也就变成了不优秀的妈妈,是这样吗?

提问群友:就是会想难道我的孩子都注定这么差劲么?

Penny:怎么讲?

提问群友:觉得自己注定是不配拥有一些好的东西

Penny:你内在似乎有一个信念,你的孩子就是不会好的,因为你不配拥有一个优秀的孩子。如果你带着这个信念生活,你会不自觉的用各种行为去验证你自己相信的东西。

提问群友:说个例子当外面人都夸赞我孩子还不错的时候,我会想:1、这是外人的客气话,并不是他们真实的想法。2、嘴上我会附和一下,但我自己知道我孩子是多差劲的,可是因为这种夸赞的满足与虚荣让我觉得我还得靠着谎言来维持。

Penny:你靠谎言维持什么?维持自己的美好形象吗?

提问群友:这么说也可以 ,比如我不愿意别人知道我和孩子的这种状况,我也不愿意大家知道孩子在外面看起来还不错的状态是家里每一个崩溃瞬间编织而成的。

Penny:你不好孩子就不能好,孩子优秀似乎你也优秀了,你感受一下你跟孩子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提问群友:拧巴的关系

Penny:有没有一种你们是绑定在一起的感觉?

提问群友:是的甚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Penny:在心理学中,你跟孩子的这种状态我们称作是共生关系。你想要迫切的让孩子变得优秀,这样你自己也会感觉自己是好的。这位妈妈,在你的内心深处,你觉得自己是不好的对吗?

提问群友:Penny老师!是的,您说的太准了。我和孩子真的就是这样。是的!您说的准确了!您问的我都想流泪了。

Penny:如果想哭就允许自己哭出来。你要去看自己的里面,你觉得自己哪里不好?你究竟想要向谁证明自己?

提问群友:在我的成长环境里成年人是不应该流泪的至少不能当着别人哭。大家都会有很多痛苦如果我没事就哭就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Penny:所以你也是一直活在别人的标准和期待中的,你不能突破这些规则,也就不会允许你的孩子挑战你。

提问群友:但是在孩子的事情上我没少哭,这个哭真的是忍不住,但还觉得很丢人。

Penny:想哭就哭,允许自己哭。

提问群友:哭会让人烦的。

Penny:谁会烦你?还是你认为你哭别人会烦你?

提问群友:比如家里人觉得你没事哭啥啊,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不都是这么生活的,我觉得身边的亲人朋友陌生人都会这样想我的。

Penny: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机会。你可以选择跟他们一样生活,也可以选择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想法是别人的,生活是自己的。

提问群友:家里老人会觉得,“我们以前比你辛苦一百倍,起早贪黑不也把家里孩子们都拉扯大了么,我们抱怨什么了。”

Penny:哭泣是我们情绪的一种表达。它跟吃饭,喝水,打喷嚏一样正常。你如何表达是自己的事情,他们如何看待你的表达那是他们需要处理的问题。我们不是人民币,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对自己满意。今天你的问题症结根本不是孩子作业的问题。做作业这件事情只是一个信号,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你看向自己的内在功课。

提问群友:哎总是最后事与愿违 。

Penny:去看你的事与愿违,去看看你是如何一点一点强化自己就是不行的。或者我这么告诉你,如果你明明知道有一个选择可以让你的生活有所不同,但是你依然坚信自己的信念不去尝试,那是你喜欢这样的痛苦和失败,你沉浸在里面是因为你享受从痛苦和失败中得到的东西。

提问群友:这点我从来没有想过。

Penny:那你现在就去想,从今天开始,每一天都去看,你从这些纠结和痛苦中得到了什么“好处”。

提问群友:我不喜欢痛苦现在这种状态让我极度否定自己甚至否定人生。从痛苦和失败中会得到什么呢 。

Penny:你去看你跟孩子这样焦灼的状态,让你得到了什么?自己去看,我告诉你就剥夺了你看向自己的机会。

提问群友:Penny老师我也在北京想问一下,除了咱们的课程外,是否可以拜访您做单独的咨询呢。实在是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很多时候这种情况大家都不理解,说多了就是矫情。跟你在群里说过几次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每次您都分析的特别准,特别能理解我。

Penny:亲爱的,我可以接一对一咨询,但是目前手里的咨询有点满,暂时接不了啊。提问群友:我之前还挂过大医院的那种医生的号,觉得什么效果也没有。是需要等么?那可以先约上么。

Penny:最早要排到1月中下旬了。您先跟着月底30号的课上着,感受一下。

提问群友:我跟着好好上课、感受。我报的这个儿童绘画课程也会让我对自己有所了解么。

Penny:嗯,你先上完课,看情况我们再沟通。我们会讲儿童的心理发展过程,相信在这个过程中您一定会对自己有更深的了解。

提问群友:我一定跟着好好上课,感谢您。

Penny:嗯嗯,不客气哈。